上海铿努信息科技
--外贸建站与谷歌SEO专家
收藏本站
 

在线咨询

助力外贸企业开拓国际市场

拨打铿努科技服务热线:

18930311251

如有疑问:铿努科技
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束先生

电 话:18917846133

邮 箱:cs@kengnu.com

地 址:上海市中山北路1759号 浦发财富广场1106

新闻详情

手机制造几乎零门槛:外行也能300元造一部

手机制造几乎零门槛:外行也能300元造一部


  [摘要]很多代工厂都有成熟的设计方案,直接套用这些方案,制造一款手机非常简单。

  

手机制造几乎零门槛:外行也能300元造一部

  文/丁少将(微信公众号:钉科技)

  今年,已有多个新的手机品牌涌现,包括乐视超级手机、ZUK手机、奇酷手机、PPTV手机、8848钛金手机、坚果手机、格力手机等,将手机市场的热度推向了近2年来的新高潮。

  但笔者要问三个问题:一是,为什么新品牌此时集中爆发出现?二是,市场真的有空间容纳这么多的手机品牌吗?三是,哪些品牌有机会存活下来?

  都说小米赶上了好时候,站在了移动互联网的风口,享受到SmartPhone替换Future Phone的市场红利。但随着市场趋于成熟和饱和,以及经济大环境的影响,智能手机市场无疑已成为最难攻坚的市场之一,对于那些后发者而言尤其如此。

  今年,iPhone增长不及外界预期,小米上半年更是没有达到之前设定的销售目标。但即便如此,国内新晋手机品牌却依然不断涌现。在一个增长放缓、颠覆性创新丧失的市场,新晋品牌的市场风险是极大的。那么,在这个堪称“血海”的手机市场,哪些新晋品牌能够活下来?

  为什么集中涌现?

  手机品牌的集中涌现,在心理动机上,可以用经济学中的“蛛网理论”来解释。所谓“蛛网理论”,就是价格和产量相互影响从而产生有规律性的循环变动的现象。例如,养殖场看到猪肉紧俏,就在今年扩大了养猪规模,结果第二年因猪肉产量过大,反而价格大降。

  手机市场其实也类似。当小米在短短四五年内,就从一个创业型新晋品牌,跻身为全球排名前五、估值超过450亿美金的手机品牌时,相信对很多人都产生了巨大的触动。他们认为,小米能做到的,自己也能做到,或者至少能部分做到。于是,“蛛网理论”开始起作用了。

  除了心理上有这样的驱动之外,外部条件也让很多人有了低门槛尝试的机会。

  在手机代工厂的帮助下,做手机已经成为几乎没有门槛的事情。据了解,目前的手机代工厂主要有三类:一种是以富士康为代表的纯手机代工厂模式;一种是以卓翼、沃特沃德、与德为代表的IDH(研发设计服务)模式;还有一种是将两种模式集合在一起,以闻泰、华勤、龙旗、希姆通为代表的ODM(原始设计制造商)模式。

  如果没有特殊的设计需求,很多代工厂都有成熟的设计方案,直接套用这些方案,制造一款手机非常简单,并且费用也不高。如采用MTK芯片方案、塑料材质,量产成本基本可以做到300元以内。

  有了这些代工厂的支持,再加上高通、联发科、索尼、夏普等电子元器件供应商的产品标准化,哪怕之前完全不在电子信息产业的企业,在短短几个月内就可以推出一款新手机。

  同时,软件系统方面,谷歌Android系统为手机厂商提供了免费的操作系统。有系统优化能力的,可以做二次开发,对外宣传是自有的UI系统或者操作系统。

  软硬件和制造工艺标准化后,手机制造的门槛不断拉低。再加上“蛛网理论”的作用,一大波手机品牌涌现,也就有了合理的解释。

  还有市场空间吗?

  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,2015年第二季度,全球智能手机销量增长13.5%,主要驱动力是中国以外的市场。在中国,智能手机销量下降了4%,这也是中国市场的首次下降。

  更要命的是利润也在下降。据工信部统计,2014年,中国手机行业平均利润率为3.2%,低于我国电子制造业平均水平1.7个百分点。这意味着,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已趋于饱和,增长下滑在所难免。

 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《2015年6月国内手机市场运行分析报告》显示,目前国内市场智能机普及率已达90%。今年6月,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为3812万部,同比下降10.2%。2014年,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3.89亿台,相比2013年的4.23亿台下降了8.2%。随着4G手机逐步完成迭代,未来几年内智能手机的销量还会呈进一步下降趋势。

  再看看主流厂商的具体情况。小米的增长放缓已经显现无疑。上半年,“米系”智能手机出货量为3480万部,低于去年下半年的3500万部,6年以来首次出现了环比下降。而其全年实现销售1亿部手机的目标,在红米Note出现“换屏门”事件后,几乎不可能完成。

  联想的移动业务则深陷危机,一度传出要抛弃联想手机品牌,并入Moto品牌的消息。今年8月,联想公布的2015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,移动业务部门税前亏损2.92亿美元。除了收入,联想手机的出货量在第一季度也仅为1620万部,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份额下跌至4.7%。

  酷派的境地则更为危险。上半年营收为87.82787亿元,同比下滑41.2%。由于集团业务单元的重组及智能手机市场竞争的加剧,酷派上半年经营利润同比下滑,毛利由去年同期的20.259亿港元减少45%至9.12亿港元,毛利率下跌0.9%至12.7%。为了应对危机、加速转型,酷派先后与360和乐视合作,与360合资成立奇酷科技,而大股东郭德英将手中股票抛售乐视,乐视占据酷派集团18%的股份,成为第二大股东。

  相比之下,华为的境遇稍好,国内市场出货量达3100万部,仅次于小米;老牌厂商中兴虽然全球出货达2600万部,但在国内因为运营商补贴的减少和公开市场竞争力不足,导致连出货量前四都没有进。

  上半年国内手机市场本土品牌排名为:1.小米,3470万;2.华为,3100万;3.Vivo,2000万;4.Oppo,1600万。前四名出货量合计超过1亿部。而国内市场总体规模不到2亿部,这意味着仅国内品牌的市场前四,不包括三星、苹果等外资品牌,就占据国内超过50%的市场份额。

  一方面是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整体增长放缓,另一方面市场上寡头竞争格局显现,这对新晋品牌而言将形成巨大挑战。

  谁能活下来?

  这么多新品牌涌现,究竟是集体阵亡,还是会有个别品牌从“血海”中杀出?如果基于宏观大市场和竞争格局看,这些厂商成功的概率都不高,但如果从短期目标或者企业长远布局看,还是有一些品牌能够突围而出的。

  坚果手机让老罗不再执着于情怀,而是让位于市场需要。进入千元机市场,无论是否有利于锤子品牌的长远发展,也无论是否对利润贡献有帮助,但至少可以快速上量,挽救锤子T1手机在量上的败局,从而做大锤子科技这个互联网公司的所谓互联网入口,提升锤子的整体估值。

  ZUK则是联想互联网手机的另一种尝试,也可以说是“去联想化”的另一种尝试。毕竟联想手机业务整体低迷,ZUK脱离联想庞大的组织体系,依靠互联网打法,如果成功,则对联想移动业务转型大有裨益;如果失败,对联想品牌也无大的伤害。

  奇酷手机,因为陷入360与酷派的股东纠纷而显得有些困难。但如果不是这突如其来的波折,依靠老周对产品的钻研精神和360强大的营销能力,奇酷还是有很大希望做出一款足以对现有安卓手机形成挑战,叫好又叫座的好产品的。2年内做到千万级销量,是没有问题的。

  乐视手机,则是乐视整体生态战略布局的重要一环,这意味着,乐视手机必须成功。从目前的销量看,乐视手机是比较成功的。但如果要承担生态入口这样的大任,显然是远远不够的。因此,入股酷派,以及甚至有可能与奇酷和解后的联手,都将对乐视手机以及生态布局至关重要。

  PPTV的路线和乐视类似,但其品牌影响力和营销能力不及乐视,因此遇到的困难会多一些。但PPTV身后站着苏宁云商——左拥阿里、右抱万达的狠角色,可以说仍有一线机会。